面向年轻人的网文生意 在00后这里要小心了

面向年轻人的网文生意 在00后这里要小心了
  来源:界面新闻 郑洁瑶

  87年的曹城是在上高中时爱上看小说的,“那时候就像着了魔一样,先是看金庸、黄易,后来看沧月、六道,六道的那本《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也算是一代人的回忆了,那会我家里还有台电脑,但爸妈发现我迷上小说之后就不让用了。”

  93年的张宇也是高中开始看小说,他痴迷的状态都和曹城差不多,只不过,那时他不仅看小说,还看漫画,“主要是看日漫——火影忍者、海贼王什么的,动画追完了就去追漫画,那时候经常上课把书本摞地高高得然后躲在下面拿手机看小说。”

  01年的小顾今年高二,幸运的是,她还没有感受过熬几个大夜就为看完一本小说的狂热,现在能让一个高二的学生如此狂热的可能只有王者荣耀了。“学习太忙了,我现在根本不敢追剧也不敢看小说,太浪费时间了,最多玩玩游戏,看看B站上的短视频。”

  很显然,年轻人的阅读习惯正在被改变。

  曹城的少年时代是被小说填满的,张宇除了小说还有漫画,而小顾呢,她说不上自己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但她也确实一直都在消费着内容。

  无论在哪个年代,“内容为王”都一定是泛娱乐产业发展的主线,不同的是,最近几年,短视频和漫画却有望取代网络小说成为00后的内容新宠。然而,就在不少人质疑面向新生代的网文商业价值将迅速下降的时候,网文产业却才刚要迎接自己的第一支IPO……

  2017年7月3日,中国网文霸主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至此,网文这个在中国已经盛行了15年之久的新兴行业,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事实上,阅文是腾讯在2015年收购盛大后,将自身的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形成的新公司,旗下统一管理着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云起书院、榕树下、QQ阅读、中智博文、华文天下等多个知名网文品牌。

  而这其中的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以及潇湘书院,几乎是伴随着80后和90后们一起成长的,更不要提阅文旗下所拥有的文学IP了,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搜索率最高的十大网络文学作品中,前9部都来自阅文。

  这是一家伴随着PC互联网而生,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巨头的助推下实现了粉丝收割的公司,而其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它的兴衰变迁几乎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缩影。

  起点中文网诞生于2002年。彼时,中国的PC互联网网民大概有6000余万。2003年10月,起点正式开启了VIP付费制度,网文能够在后来成为一个产业,与这个制度的诞生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起点让网文作者通过拼搏在线开奖信息写字也可以获得收入,于是,数以万计的草根作者进驻到起点。这一时期也诞生了大量的大神级作者,包括血红,烟雨江南,云天空,流浪的军刀等。

  而到了2006年,中国的网民迅速翻倍,到达了1亿2千万。伴随着读者群体的下沉,文笔相对粗糙的爽文开始占据主流,幻想升级类小说在这一阶段成为了绝对的主角,小说的长度也从几十万变成了几百万。趁此东风,起点又培养了一批新的大神,包括番茄,唐家三少,猫腻,方想,天蚕土豆等等。很多我们现在熟悉的改编IP也大多出自这个阶段。

  再然后,中国的网民全面的跨越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2010年,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群体已达8亿,据阅文集团的资料,截止2016年12月,移动端读者已经超过1.59亿。

  伴随着阅文的上市进程,中国的网文市场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然而,光明背后必有隐忧——即使是阅文这样的超强霸主,也仍然没做到大规模盈利。

  根据招股书,现在阅文的收入构成仍然还是以在线阅读为主,但从三年收入组成变化中可以看出,集团正在尝试更多元的变现方式。比如通过将内容授权给第三方平台,获得分成;通过跟影视制作公司、游戏公司等合作,深度运营IP;甚至是出版纸质图书。

  而这其中,IP的深度运营是最具想象力同时也最被外界关注的一个模块。自从用户触达变得越来越贵,人们就开始意识到,原来好的文学IP是能够成为营销杠杆的,它意味着你几乎不用费力就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而对投资方来说,用IP讲故事也更直观。

  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好的IP都已经叫到天价。”2008年,《鬼吹灯》系列影视版权仅100万元,目前的估值则是1亿元;《全职高手》影视改编版权前几年才200万元,目前价值则是5000万元。头部网文IP的版权普遍价格在5000万元。一些不出名的网文作者或者IP,现在也会叫价到二三百万元。“

  但不知你是否注意到,《鬼吹灯》是2006年开始连载的,《全职高手》则是2011年的作品。现在市面上能够拼搏在线看到的影视改编IP几乎都是5年前的作品了。而近几年,不仅是阅文,整个网文市场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新的类型小说和拥有超强影响力的巨型IP了。

  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首当其冲就是改变了的读者结构,众所周知,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文读者大多都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也就是80后-90后这个年龄段的人,那时人们对于线下内容的消费体验还是匮乏的,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读者,对文字内容仍然抱有一种热情和宽容的心态,他们更加看重剧情,也更很容易进入到沉浸式阅读的状态。

  而现在的读者大都已经落到了90后甚至是00后的区间,这些网生一代,基本上都是玩着手机和iPad长大的,他们从小就在信息大爆炸的环境中成长,不仅对内容的碎片化体验已经习以为常,见识也更广泛,对这群人来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很难,要求他们对内容忠诚就更难了,而更丰富的多媒体与互动体验,也分散了他们对文字这种一元载体的依赖,这时再想要通过一个IP覆盖到大部分读者的趣味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2016年全网网络写手的数量已经超过6000万,文学作品的数量则超过8400万。内容的长尾化固然有助于生态的繁荣,但另一方面也分散了单一优质IP的流量,爆品的产生难度正在不断提高。

  更重要的是,与上时代网文IP的快速商业化变现能力不同,现阶段年轻人偏爱的网文IP类型通常是较难变现的。根据百度指数上的资料,目前00后女性向网文题材最受欢迎的头部阵营为“宫斗、宅斗、同人、明星”,“同人、明星“等题材由于涉及严格的版权问题,基本不存在商业化的可能,“斗”系列虽然具有一定的商业变现价值,但目前市面上的类型产品已经太多,很容易就会泯灭于众人之间。

  照这样的趋势发展,可以预测,下一个10年,网文大IP的改编将很快陷入青黄不接,而与此同时,更多新兴形态的阅读产品却在层出不穷的出现。漫画、听书、短视频,甚至是聊天式小说,他们都在试图用一种更加轻型碎片的阅读方式,来挑战网文的权威,而这一批00后,他们的胃口也比80后们要难满足多了。

  一直以来,网文行业吃的都是年轻人的饭,而现在,面对这批00后,”阅文们“真的要小心了。